從喜歡塔隆和劫刀開始,就希望自己能為他們做很多事畫很多圖。

也徬徨過,忘記自己是在為誰為什麼畫圖,也還是跟著塔隆和劫刀就這樣過了快兩年。

朋友說劫刀圖是我撐起來的,我聽了真的很開心,也很欣慰。

我知道自己只是剛好在冷圈,畫技和表達力沒有成熟到可以拉大批人入坑。稍有厲害一點的人出來畫劫刀,我可能就會被取代。

但只要從以前到現在,如果有人因為我而喜歡塔隆和劫刀,那就是我的目的了,我也不再糾結於跟劫刀相愛比起來的小事。

跟他們一起走到現在,我對他們的愛好像又不只有對CP的愛那麼簡單。

不知道該怎麼講。可能真的是人生的一部分吧,在我畫他們的時候,偶爾會這樣想到。

我很愛他們,希望他們能相愛、能幸福。

我這樣想著打著,我愛他們愛得像神經病,唉
其實說真的也是很佩服自己能一直獨立自主至今、有種進入無我的狀態的感覺。
然後這是我好像沒弄過的兩人的介紹,字很難看。【

评论(2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