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you got it dude
用生命愛塔隆和劫刀
很愛玩AD,很愛汎跟剎雅
嘴巴上鑽石的金牌仔

好懶,好想一直耍廢

【獻給S7的塔隆】Next time I see you

※召喚師x塔隆(x召喚師)
※無愛情成分

——

塔隆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被同樣的人召喚,在最後的20天內次數更是頻繁。這個召喚師的面孔和中路的一切都是這麼熟悉——不,他有時候也會要求自己去充滿妖魔鬼怪之地的上路。理由全都是——他想見自己。 
不過這次,只有他們兩個,緩慢的步伐踏在豐壤的土地,走出家園的屏障。 

「記得一開始好像是聽說你有辦法打劫,所以才對你有稍微研究一下,不過當時一直都沒有召喚你。」 
說實在的,塔隆並不覺得自己的身手有輸劫哪裡,尤其是他的大招暗影突襲,根本是完全克制對方的死亡印記,利用分身丟出的手裡劍也能輕易被割喉暗殺躲掉。 
但是召喚師所說的關於他可以壓制劫的事情,那大概是在割喉暗殺還符合它的招式名的時候。 

可能是大家的接受度不太一樣,對劫是百般地尊崇喜愛,對於他好像就是……他曉得喜歡他的召喚師也不少,至少眼前這位就是其中之一;只是自己到底是過於貫徹刺客的生存之道還是如何,存在感比劫少上許多。 
不過無所謂,他不在意這種名利之類的小事。 

「我也忘記最初召喚你那時候的事了,只記得心血來潮買了銀龍殺手之後,就開始對你有興趣了。」召喚師手指抵著下巴,說著距離現在不過九個月的事情。 

「你頭髮放下來真的超正的,我真的超喜歡那個造型。無袖配紅色圍巾、長髮飄逸,設計師太懂了。」 

要是以前的他被如此調侃,這位召喚師的人頭大概就落地了。眼前的這位和大部分召喚師不一樣,雖然從認識他起,自己那輝煌的割喉沉默、和大黑切時代的霸主名譽,早已不復存在。這位召喚師深知自己的缺陷,卻毫不猶豫地選擇了他,而不是當紅的影忍至尊或是疾風劍豪,讓塔隆深感意外。 

「你就算穿得跟平常一樣還是看得出來身材很好。」 
但黑髮刺客還是希望,這種性騷擾的話他可以少講一點。 

「SSW也是很帥啊,大家都很喜歡這造型呢,畢竟是你唯一的拋頭露面。」 

「可以別再討論我的外表了嗎?那不重要。」 
自己跟這位召喚師才相處九個月嗎?怎麼像跟了九年一樣累。 

「很重要啊,大家都不懂你的帥、除了外表以外的。」召喚師拉上塔隆足具代表意味的披風,比他矮上一顆頭的身高湊到旁邊,從左側由低而高地望向那被兜帽陰影蓋住大半的臉:「啊、如果你是怕太招搖而讓太多人注意到你的話,這我也是滿擔心的。」 

塔隆也是該聽習慣這些屁話了,面不改色的冷漠表情瞟向情緒獨自高昂的召喚師。 

「畢竟你認真起來,比劫和伊澤都還要帥啊,在我心目中。」 

「你召喚伊澤瑞爾的次數比我還要多,如何?」 

「嗯……伊澤是萬用型AD。中路選你很容易被康特,有比你更好的選擇的話,我也不想看你那麼痛苦。」 
看召喚師說的一本正經,翻譯一下就是他菜他會被壓爛。塔隆自知線上理虧,版本中對線最弱勢快沒有之一,更何況是這位慫出人命的召喚師。

好幾次他覺得可以一套帶走時,召喚師卻縮著猶豫不決而錯失良機;走位則是時好時壞,偶爾一失誤被對面中單單殺,便是拉不近的經濟差距。
他蛋疼,卻仍然陪著他跌跌撞撞走了過來。 

鮮明地刻劃在塔隆記憶裡——手中溫熱液體的流動、割開頸動脈所需的力道、人體肌肉筋脈的柔軟觸感。他從來沒忘記暗殺的技巧與手感,卻總是覺得技藝一天比一天生疏,彷彿連揮動鋼刀劃開致命的弱點都無法致人於死地。 

是被世代的推移給逼退了?還是自己真的技不如人? 

不,他不可能技不如人。他可是經歷過許多生死關頭、憑藉實力苟延殘喘,最終被將軍認可,才爬到諾克薩斯頂端刺客的位置。 
是這個環境不允許他再如此強勢下去了——從沉默被移除的那天起。 

「我一直都很喜歡塔隆你的技能,那殺人的快感、瞬間的傷害,幾乎沒有人能逃得掉。」
帶著妖夢鬼刀去暗殺那些手無縛雞之力的AD,看著他們交出閃現治癒,被點燃及流血折磨,仍無法逃離死去的命運,那毫無疑問是最愉快的事情。 
他是一名刺客,他該做的,就是準確且毫不留情地解決目標。 

「朋友也都滿認同你和我的實力的啊,他們都很怕我選到你呢,每次內戰都BAN我很困擾的。」 

「你偶爾的操作的確也是令人意外,但並不代表什麼。」 

「……你剛剛是在稱讚我嗎?」 召喚師沉默幾秒後才狐疑地轉過身。

「沒有,不要看我。」 

說真的,在某些他自己都覺得沒辦法的時候,召喚師反而會要他上,而結果都是成功的。塔隆在內心還是有點佩服這位看起來明明玩遊戲只會放大看他造型穿著的痴漢召喚師,但他並不想全然說出口。

「我沒有辦法發揮你全部的實力,但每次跟你一起上場,好像就更靠近你了。」塔隆揚起視線,望向眼前背對著自己的召喚師。這是人類最大意又毫無防備的面向,塔隆下意識有股想將刀子架在對方脖頸上的衝動,他忍住了;或該說,就算想、他也沒辦法。 

他永遠都不可能對這位召喚師下手,儘管他還沒完全消除成為目標的可能性。 

「雖然很不捨,但如果你可以變得更好的話……反正不管怎麼樣,你都還是塔隆。」 

這位召喚師對自己異於常人的感情,他知道。 

「塔隆,我真的很喜歡你。」召喚師每次在說這句話時,都是一副要貫徹大義的凜然正經表情,讓他幾次差點笑出來。

「你說過太多次了。」 

「說多少次感覺都不夠啊,塔隆你能懂嗎?」 

「老實說,一直以來都不懂。」 他不明白的點不僅只於喜歡的方面,他更想不透的是,究竟自己是有什麼值得被人這樣愛著的特質與權利。

神影刺客對於這方面的情感是一無所知。除了兒時在諾克薩斯下水道擁有的強烈求生意志,和在被杜克卡奧將軍收為麾下後、對於將軍強大的尊崇。
他只不過是個踩踏著無數屍體、鮮血揮灑一片過又一片、血腥與殺戮填滿著他晦暗的人生,這位召喚師到底為何對身為刺客的自己有這麼大的興趣? 

為什麼是我?

儘管聽他訴說再多次,塔隆仍然無法置信。
的確存在著這麼愛自己的人。

「可、可惡……」 像是告白被打槍而受挫般銳氣挫了大半,顫抖的語氣配上看似隨時要倒地的步伐:「你一下嬌一下又瘋狂吐槽我,也太可愛了。」 

「可以閉嘴嗎?」


諾克薩斯青年的反應戳中他笑點地笑出聲。

即使他還有很多不能心明的情感和躁動,卻仍是待在他身邊,不曾離去。 
看著召喚師毫不造作的率真笑容,塔隆下意識地勾起嘴角。

假使這也是一種感情的話,那召喚師是用什麼來稱呼它的呢?

「塔隆,你願意跟我一起繼續努力嗎?陪我往上爬,讓我們一起變得更強。」 
召喚師注視著塔隆深邃的紅眸,右手輕輕握著他佈滿握刀粗繭與疤痕的左手,神情了無先前的嬉鬧,以致於他沒發現這誠摯的語句、更像是誠心誠意的告白。
黑髮刺客並沒有甩掉那幾乎可以被他抓在掌心的手,藍色的兜帽再度遮掩他大部分的表情。他並不討厭,更沒有理由拒絕。

自己無法放下這位召喚師。

「如果我積分沒有被禁止上場的話。」

「嗯…真的很謝謝你。」不坦率、卻又是塔隆最真誠的回覆,塔隆看著召喚師震驚幾秒隨後低下頭,音量漸小如細嚅般。
他明白,那是塔隆對他最大的溫柔。

再一天,又要跟這個召喚峽谷告別。 
取而代之的,是嶄新的召喚峽谷,與重生的自己。 

或許他總有一天也會懂吧……和這位召喚師走下去的話。

————
沒想到是星期四改版今天看到一個傻…逼得我半夜文思泉湧把之前寫一半的補完。
太想為現在和未來的塔隆做個紀念了,於是寫了這篇幾乎是自爽的文章。
想說的大概都在裡面說了,心意藏在心底。
哎感覺又是個起不來的早晨。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

评论(14)
热度(20)
©NA楓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