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you got it dude
沒了塔隆和劫刀人生便毫無意義

【劫刀】Fever

塔隆對自己身體狀況欠佳的記憶,停留在久遠的過去。好像是小時候撿到不乾淨的東西果腹? 
不是很重要,因為他現在快被眉頭傳來的欲裂痛感給逼瘋,緊皺的情形比以往更甚。 

今天起床後塔隆有感受到身體的違和之處,喉嚨深處撓不得的癢,讓他為消除異物感、一整天都咳個不停。 
應該只是過於勞累而發出的警訊吧,可能睡一覺就會恢復正常。 

躺上床的時候他才發現自己過於天真,他一定是生病了。 
明明是溫暖到讓人能穿著短袖入睡的天氣,塔隆卻覺得渾身熱得不得了,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又令他感到不適地發冷,附帶的頭痛與腰痛症狀更是雪上加霜。他選擇利用厚重的被褥覆蓋全身,將粗重的呼吸聲掩飾在其下,反覆掙扎著。 

因為劫會聽到。 
 
他好像已經睡著一段時間,塔隆已經忍住不要發出太大聲響很久了,鎖在喉頭的發癢感令他想大力嘶吼,但他不能。 
好痛苦,這樣根本無法入睡。 

一個小感冒也能體現到人類的脆弱,塔隆胡思亂想的同時覺得有點好笑。 

塔隆將身子縮成一團,過沒多久又躺回原本的位置。刺客整個腦袋都昏昏沉沉的,身體的自主權完全不在自己手上。 
他睜著虛弱的眸看向身旁毫無動靜的另一位刺客;他希望劫能夠幫幫現在的自己,同時又不希望造成對方的困擾。 
矛盾的心理狀態和艱難的身體狀況讓他進退兩難,渾身的燥熱感不減反增。呼吸愈發急促,他已經開始發出些無意義的呻吟——如果這有辦法改善他的現狀。 
 
「…劫……」 
 
他沒注意到自己的手無意識抓上劫的肩膀,與不知道何時靠上他後背的動作。 
算了,他應該不會發現吧? 
塔隆再度閉上眼,可能是心理作用讓他覺得這樣舒適許多。儘管身體還在發熱的痛苦下叫囂,不過沒關係,維持現狀就好。 

「你怎麼了?」

劃破寂靜的男聲,手中衣服質料觸感的消失,與覆上頭部的寬厚掌心令塔隆吃驚地睜開眼。 

眼前人擔心的表情豪不避諱地表現在臉上,劫輕柔地順著塔隆厚重的短髮,掀開瀏海,撫摸到的只是額頭驚人的高溫與冒出的冷汗。 

他注意到了。 

塔隆不曉得為什麼有種想落淚的衝動,還好他不習慣這種事,諾克薩斯刺客並沒表現出與他頭銜不符合的情緒。 

「你果然生病了,我就說你最近太累,都不好好休息。」 

「…吵到你了?」 

「你怎麼又說這種話,一點都不可愛,有事要讓我知道啊。」劫伸出雙手輕捏塔隆的臉頰,不尋常高溫的傳遞令他蹙眉。
逐漸習慣黑暗的眼瞳孔讓劫能清楚地看到、在塔隆眼眶中打轉的生理淚水,微張著代替鼻腔呼吸的唇,他難得脆弱的表情。 

他剛剛都獨自在忍受這不合理的體溫嗎?劫露出無奈帶著憐惜的笑容,吻上被薄汗佈滿的額頭: 
 
「唉,不過你也是這樣才可愛。」 
 
塔隆頓時忘卻發燒的痛苦,慣性對劫形容他的詞彙感到不滿,內心卻是被說不出的感動與甜蜜充斥。他輕輕蹭著劫溫涼的手閉上眼,生病的痛苦彷彿就此煙消雲散;低上他許多的體溫很舒服、很令人安心。 

塔隆會心一笑,嘴角微微上揚。 

「你自己要發現啊。」 

「我這不是發現了嗎?」 

「所以這樣就夠了。」 
 
 

 ----
是我不曉得為什麼久違地發燒了,睡不著覺得好像很適合劫刀,但現在才有那麼點力氣寫。
奇怪最近天氣明明超好的我是在生病三小。

 
 

评论(10)
热度(22)
©NA楓糖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