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 you got it dude
沒了塔隆和劫刀人生便毫無意義

「這是?」

原本正在批看這個月卡特及卡莎出支的塔隆聽到提問後轉過頭來――然後他就後悔了。

「沒什麼。」翻過沙發的椅背,他迅速物品從對方高高舉起的手中搶過。

「嗯?」劫有些感嘆,真不愧是刺客敏捷點滿啊。不過就算塔隆動作再快還是沒能快到讓他看不清楚那個此刻正被男子用有些粗暴態度對待的東西:「沒什麼是嘛,我想看你穿沒什麼。」

幹,那你剛才是在問屁。

瞪了劫一眼,他放棄毀屍滅跡,隨意把衣物往沙發角落一丟:

「不要。」

「所以她可以我不可以嗎,偏心。」硬是把自己塞到塔隆旁邊,劫一手搭肩一手拿著手機,頁面上赫然是塔隆穿着「沒什麼」的照片。

脖子以下是席仿軍裝樣式的上衣,外套部分隨意敞開、衣袖部分則和短披風是相同的藍。黑色長褲貼著下半身,將瘦而不弱的腿部線條勾顯而出。順著大腿一路往下隱入一雙長靴之中。

若只是這樣,那便不至讓人有著一見便急於隱藏的反應。

和一般套裝不同的,是連著短披風的兜帽,以及兜帽上的兔耳。

不是說是自己專為他設計的服裝只是很想看他穿只是想拍照留影只是想要自己做紀念嗎!發到社群網站又是――――

不過想想,那個召喚師其實也不是第一次這麼做了。只是每次看到她的眼神總是下意識心軟。

那樣的眼神,跟現在劫看著他的眼神,一模一樣。

炙熱而專注,帶著對他、只對他的情感,不用言語便濃烈的像情人間的吻一般訴說千言萬語。

「……也不是不行。」

鬼使神差地,他竟然脫口說出退讓。下一秒回過神他簡直想自殺,或是殺了眼前這傢伙算了。

剛剛是醉了嗎嘖。不過……醉了就醉了吧。

看劫在聽到他說的話後的反應,塔隆有些好笑,認命接過從角落又回到手上的衣物,起身步向浴室。

非常感謝@as60720 的雪中送炭嗚嗚嗚嗚嗚,大感謝,已腦補各種後續,大感謝。

我對塔隆的眼神一定是讓他天天像被視奸一樣。

我畫的衣服不情趣但他們可以很情趣。

如果每個人都能寫一篇文或畫一張圖給我,我就不愁吃穿了。【跳坑比較快

评论(2)
热度(8)
©NA楓糖
Powered by LOFTER